日本人喜歡去稱為「錢湯」公共浴場,如果你去過的話都會發現浴場中通常有大型壁畫,錢湯壁畫繪師可算是日本獨門的行業,2003年,一位還在大學念美術史的20歲女生田中瑞希,因為泡了錢湯,而立志當個錢湯壁畫繪師,還為了學藝還去修讀了博士。而繪製出這種傳統藝術的大師,在日本只剩下3位,丸山清人是其中之一。

大多數「錢湯」內的壁畫都是描繪風景為主,以富士山為背景的「ペンキ絵」pinki-e最為常見,它們每年都而要復修或重畫一次,但隨著「錢湯」的衰落,這種壁畫藝術也開始失傳,丸山清人現年已經81歲,而除了他外目前剩下其餘的2位壁畫大師,都是丸山清人的門徒,包括之前提及過的田中瑞希和中島盛夫。

在工地架起木板和油漆桶,用滾筒和刷子塗油漆,看似容易但實際上牆壁凹凸不平,每一筆的力道都要拿捏,否則塗起來不是顏色不均勻就是像在牆上撒了芝麻粒一樣,光是為了塗好天空的雲彩就需要磨練5年,之後才開始繪畫海水漸層和背景的小松樹,壁畫大師作畫不需要草稿也不需要休息,用細緻的手法呈現漂亮的畫風壁畫。

在最近的一次採訪丸山清人中,他談及「錢湯」壁畫的過去與發展,早年在廣告公司工作替客戶在「錢湯」繪畫廣告,當時是利潤很低的宣傳。後期社會發展到商業地區,這類民間廣告壁畫已經無人問津,唯有以風景主題代替,漸漸卻演變成獨立的社會藝術,而丸山清人繼續為浴場作畫直到現在。

丸山清人每週工作6天,每個壁畫花上3-4個小時,男和女的浴場各需要一幅壁畫,現在他每月畫大約畫2-3個,因為「錢湯」消失得很快,根據日本政府數據,2013年東京大約有850個「錢湯」到三年後的今天只剩下650個。但他們沒有氣餒,為了使壁畫繼續流傳不要絕跡,組成「錢湯振興舍」,透過舉辦活動或向廣告商提案,重新把大浴槽上方的牆壁重新變成大型的看板,不再侷限是富士山風景而換上汽車或電影牆壁廣告,又或者將「錢湯」壁畫搬到其他地方去,直接在酒吧內彩繪「錢湯」壁畫,帶給年輕人懷舊的「新鮮感」。甚至做成月曆、T恤等產品,直接在網絡上出售。

錢湯壁畫換上汽車廣告,客戶慶祝FB專頁粉絲破20萬。
「羅馬浴場」的壁畫也是出自丸山清人。
在1912年,第一個錢湯壁畫紀念碑。

via: japan-fujiyama

 

更多文章